南岛的山川湖河

Posted by Jun on 02-04-2017

美丽的地貌,大多体现在山川湖河之上,而河流的断落又形成了瀑布。
南阿尔卑斯山的巨大,使人在南岛绝大部分地区的任何地点都能举头望见,它绵延700多公里,是南岛陆地的脊背。由于有这座山脉,才有了条条冰川、众多湖泊、无数河流以及河水在跌落时变成的瀑布。
南阿尔卑斯山的主峰叫库克山,海拔3754米,是新西兰最高的山峰,它的顶层是永久的冰雪。而南阿尔卑斯整个山脉的终年雪线在海拔2400米左右,即2400米以上的山峰终年积雪,盛夏也不会融化;在以库克山为中心的南阿尔卑斯山中段一带,是山脊隆起的最高部分,这里一年四季都可见到盖满白雪的群峰。冬天的雪线则一般可保持在海拔700至800米左右,有时可达500米,山阴山阳又有不同。
每到隆冬,都有大雪封山的日子,几个较高的山口处成为公路上最为危险和艰难的地带,亚瑟山口(ARTHURS PASS),哈斯特山口(HAAST PASS),林迪斯山口,赫默隧道的两端,都是山路峻峭,又常常冰滑雪厚,有时在护路工作人员的努力下,车辆可挂上雪链通行,又有时雪急冰冻,推铲不急,也只好封路停驶了。
南阿尔卑斯山挺拔壮丽,最美处常常是最高处和最险处,在这一山脉中,库克山当属首屈一指。库克山上部的冰雪有几个棱角,再向上最终归于尖形的顶峰。库克山的位置、高度和顶部的形状是区分它与其它高峰的主要特征,有时在群峰之中,一览相似,所以每一个要素都是辨别它的依据。由于山上的棱角,造成库克山不规则的几个侧面,而我们只常常是从东、西两个方向观看库克山。
在看山的过程中,巡山踏水,山川湖河均在其中。看库克山的通常地点是普卡基湖瞭望台,普卡基湖的湖水在前,水后群山的正中就是库克山。克赖斯特彻奇与皇后镇之间,一天内南来北往的游客,基本上就是在这儿瞭望了。
普卡基湖有170多平方公里,沿着它东岸的曲线,从南向北,一路都能隔水观赏库克山,有时近景处有些随意的乔木。下了主路,左方湖的对岸也是一列高山,一年中多半积雪,有时雪山的倒影沉落在蓝色的水中。看到小电站右转就是私人通道了,上坡后居高远望,普卡基湖已是身后低地上的平湖,站在高坝上,面前是梯卡坡至普卡基二湖之间的引水运河,水是梯卡波湖之水,脚下是运河顶端开阔的水湾,水色清兰,与普卡基湖的奶色之蓝形成了对照,隔水举目,库克山仍在眼前。
在这里向西南望,普卡基湖对岸通向库克山村的公路上,也有一系列欣赏库克山的绝佳位置。我们寻路而回,彼得斯观景点(PETERS LOOKOUT)正好有停车位置,且地势居高。此处右面是湖,左边是公路和山坡,向前是湖水与陆地弯曲的分野,下边洼地里有苍翠的松林,前面远处还是库克山。
一路向山里开,径直对着库克山,右边的蓝湖渐渐变成了湿地和泥沙滩上的细流。两侧的山势愈加挺拔,慢慢地将我们吞噬进山岭之中,库克山越来越近,始终就在眼前。
转过一个拐弯,我们便来到下榻的酒店,何密泰治(HERMITAGE HOTEL),它是这个国家公园里唯一的大酒店,坐落在库克山村的显要位置。
房间的窗户宽大明亮,窗口就正对着库克山。在这里饱览库克山以及两则的雪山,一个宽阔的角度尽在眼前,又是一个壮美的窗口。
酒店餐厅的玻璃窗几乎是从高大厅堂的上端垂直落至最底部,呈截面向库克山方向敞开。享用着丰盛的晚餐,充满视野的雪山,里外两种风格和情调,冷峻与温馨的对比,使人在截然的反衬中,对此有着无限的留恋。残阳映照,库克山顶峰左侧的红晕渐渐地退去。
日光消退以后,雪山依然银白,背后蓝天的颜色更深,在一种形容不出的明暗变化里,天地间这雄奇的美景被慢慢地降下了帷幕。
酒店大堂的一端,有关于埃德蒙德希拉里(THE SIR EDMUND HILLARY)的介绍中心和有关库克山景观以及这里的星空等3D影片放映厅。
埃德蒙德希拉里是新西兰著名的登山者和探险家,曾经在库克山练习攀登雪峰,1953年他成为人类第一个登上世界之巅----珠穆朗玛峰的人。
在一个新的早晨,我们走上了步道,朝着库克山的方向健步而行。半个小时左右,看到了一片宿营区,这里竟搭有低小的尼龙绸帐篷,一定是登山者的随身装备。再走不远,见到一个高山纪念碑(ALPINE MEMORIAL),它在高坡之上,尖顶方座,大约一人半高,石块砌成,上面固定有象征意义的登山工具,还贴着许多登山遇难者的名牌,暗淡的纪念碑身后背景,就是库克山雪峰巨大的尖顶,这一构图立刻令人肃然。
再向前走有一较高的小平台,从这里能看到穆勒冰川湖(MUELLER GLACIER LAKE),该湖水质浑浊,夹带着由于冰川移动所搓洗出来的大量石粉,湖的后方,经仔细辨认,才发现那就是被山石滑坡覆盖住表面的万年冰川。
右下方有一条吊桥,我们走到跟前时,发现这是一条铁锁单行桥,桥头说明上提示过桥人数同时不得超过20位。悬空的桥下水流汹涌,过桥的人手扶护栏,随着脚步踏出的晃动节奏平衡而行,斜拉的铁锁和狭窄的桥面显出山野里的古朴。
走过一段阴湿的小路之后,又经另一架吊桥折回左岸,此后就一直迎着库克山,我们在洒满阳光的山谷草地间,时而顾盼时而前行。已是成群的雪山之中,脚下的地势比较平缓,步道也经过修整,个别路段还有木板搭建成的坦途,但小路还是窄窄的一线;海拔也亦趋亦高,两边的山高大而贴近,蓝天也已经只剩下山谷的宽度了。右侧有胡克冰川(HOOKER CLACIER)流出的融水,水流不宽但很急迫,沿着它上行,最终走到了胡克冰川湖,路已消失,也就是到了尽头。看看天色,已是正午,我们已经走出3个多小时了。
胡克冰川湖很小,是冰川前沿洼地上的一片积水,水质是刚刚从冰川中流出的裹带着浓稠石粉等矿物质的浊水,几座奇形怪状的大冰块立在湖中,碎小的冰块们被水激荡着,有的被拥入河道,消失在激流里。我们站在湖滩的碎石上,湖的后方便是胡克冰川,由于土石的覆盖,我们只能看到它一个晶莹的截面。上方就是库克山,已经近得不能再近了。
这里是库克山最经典的全景,从下到上,完整而清晰,它的雄姿使我见到过的绝大多数有关库克山的摄影画面都暗然失色。
库克山的东侧,是大家熟悉的面貌,而它的西侧,则常常遮隐在神秘之中。南阿尔卑斯山西侧的主要公路沿线很难看到库克山,依山而行,毗邻的山麓挡住了视线,低缓的近山挡住了较高的远山。
库克山的南北位置在福克斯冰川一带,从福克斯冰川小镇以西和塔斯曼海之间还有一块相对平坦的陆地。我们向西开去,脱离了山脉之后,回头远看,在西岸晴朗的天空里,大山横列,雪线以上的顶部,排着几个突出的尖峰,衡量之后,确认了最高者,那就是库克山。山的下部都是墨绿色的植物,绿色一直延展到我们身前,草原上有不成林的孤树,三三两两,摆着沧桑的姿态。
浓绿的草木,雪白的山峰,在湿润而又阳光灿烂的时光里,这满目绿色和冰雪风光的结合使人常常驻足久望,不忍离去。
这里附近有一个湖泊,叫麦瑟森湖(LAKE MATHESON)。我们按照标示,停好车向里走去。在森林小道中,不久就出现了一个湖,这就是麦瑟森湖,青山绿水,湖就在浓密的林中,湖岸不是大山,但有一定坡度,所以也是山水浓荫之景了。
沿湖继续走了大约20分钟左右,有一个观光的木台,回过头,在这里瞭望的是我们走来的方向。湖的大部分水域就在眼前,低凹的湖面被周围茂盛的植物所包围,水面平滑如镜,没有一丝波纹,库克山以及和它并列的一排高峰举目可见,而它们的倒影则翻印在有如沉碧的水中。这里环境清幽,水色清秀,倒影清丽!
乘坐直升飞机在空中俯瞰和雪山降落,是我在有关库克山两侧行程中的难忘体验。直升飞机以它与汽车无法伦比的高速,升空飞行、逾越、侧转、悬停、降落,每一个动作都以它所提供的视角揭示着冰雪山川的美妙。
在直升飞机中,我们飞临雪山之上,其它都已远去,而仅存冰雪世界。群峰之上,库克山独出众山,高耸其间。直升飞机环绕库克山一周,由于角度、距离和航线,使我们得以仔细观察了这一南半球的著名高峰。几条冰川就在下方,它们呈白色的带状,凝聚在一些高深的峡谷之中。
走出机舱,在比较平整的雪山顶上四望,茫茫大地,经历过地质的变迁,也承载着渺小的顽强生命。这里虽然高寒,但并未感觉到寒冷,体内的余温使人们个个情趣盎然。登高壮观天地间,这里是群峰积雪、有如环玉,山川壮丽、无限风光。
西岸公路的最南端叫做哈斯特(HAAST),从这里离开海岸向东折,就进入穿山之旅了。大约40分钟左右的一个左转弯后,有一个小小的休息地,叫做普利森特福莱特 (PLEACENT FLAT),停车处背靠山林,而另一侧与公路呈直角的方向,远望是一座名叫胡克(MT HOOKER)的大雪山。近景已均是绿色,而再次回顾这与云天齐高的雪峰时,则是一股亲切之感。
从我们站立的地方到大雪山之间,是一片看不尽的草地,这草地不是牧场,它是一种荒野的、充满湿气、兼有着沼泽的草地。在这里看到和想到的似乎是我们头脑中曾有过概念的雪山和草地。
瓦那卡(WANAKA)到了,小镇与湖同名,是一个著名的旅游区。瓦那卡湖面广阔,小镇紧依湖水东岸,岸边的草坪与湖滩相连。湖滩上有一线柳树低垂,摆动出纤柔的风姿,草地上常有人沐浴阳光,水中有大小不一的游艇和一些简单的水上活动工具。不远处有个小小的栈桥探入水中,这里水清且深,水下鱼影穿梭,水面野鸭游动;而在曾经见过的无数红嘴海鸥中,这里的海鸥颇具本领,它们能迎着西来的轻风,在空中静止地翱翔,与陪伴它们玩耍的游人同步进退,飞行中啄走人们抛出的小小食物。湖水的后方,是一座海拔超过3000米的雪山,阿斯匹润山(MT ASPIRING)。面对雪山,身边是温暖与和美,人与动物密切接触,与草木相亲近,盈盈一湖春水,荡出万种风情。
皇后镇一带的山在我初次的行程中已经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卓越大山迎面醒目,是这一带能看到的最高山峰,海拔2300多米,一年中六、七个月见雪,其山体骨态嶙峋,棱角分明。面向湖水,右侧依次又有几个山峰,下部是一体山脉,上部各峰山头独立,一字排开,无论是夏日里山岩裸露,还是冬天白雪披头,山湖相间,其状之妙,实为鬼斧神工。在鲍勃斯山的观光台上,向左望,还可见到考若耐特峰(CORONET PEAK)滑雪场,冬季里即使到了晚上,那里的几条雪道之间,仍然常常闪烁着明亮的灯光,那里好像是唯一能在城镇中举目望到的滑雪场。
米尔福德路,由梯阿瑙镇出发向西北,不久就是峡湾国家公园。走过英格林顿山谷,就进入了重山峻岭之中,这里是南阿尔卑斯山的南段,山仍然很高,但山体走向已显得散乱。一路上山重水复,既可见到漫山林海,又可见悬崖千仞,有山溪潆洄,也有飞泉飘洒,有时毗邻万丈深渊,下有一涧中流,而上方还有雪山千重。这里山色无穷,蔚为大观。
如果从米尔福德峡湾乘小型飞机飞回皇后镇,则可以从低空的跨越中俯瞰这群山之顶。机翼下诸峰朵朵,峰峦峥嵘;有的峰顶凹处还存有一泓碧水,犹如翡翠落入白玉堆中,在水满而溢时,则可见飞泉洒落。飞行中侧目平视,依众雪山之顶而临碧水流泉之傍,也实属难得之景。
林迪斯山口前后,是一段地貌较为特殊的地带,该地既不是干燥处的秃山野岭,也没有湿润的丛林树木;这里是一片漫山遍野的马尾草,虽然这种草在其它地方也有,但就其单一集中和范围广泛,唯独在此有着突出的体现。山上没有高起的植物,满目都是马尾草的金黄,它们一簇簇、一丛丛密布在山头和山谷中,远看虽然麻麻点点,但也细草蓬松,把整个起伏的山上山下均装点得风吹草低、圆润有形。在冬天积雪的日子,这里较高的地势常常获得丰厚的白雪,瑞雪伏在草上,是一片松软的洁白,远近山峦的交叠处,还有一些自然的线条,勾勒出浑圆的轮廓,具有与众不同的风格。
南阿尔卑斯山的中段,以东麓小镇奥玛拉玛至梯卡波为标志,这一线集中了整个山脉的大部分高峰。这里虽然只是新西兰南岛的高原,但是在每一个冬天里,这一地区所呈现的面貌,却像是世界级的高原雪域,而这种比喻不在于它的高而在于它的美。
连绵不断的山脉,冬天通体都是白雪。在荒芜的旷野里我曾经驾车寻游,也曾经徒步而行,地广天远,在整日也不见人的旷野里,常常听到西风萧瑟;在阳光照射的时候,一列大雪山闪耀着夺目的纯白;而在阴云蔽日的时候,山体有明暗和剔透之感,在地平线的远方像是浮起的巨大冰山。
南阿尔卑斯山山脉挺拔绵延,而在高大山峰的褶皱处和山与山横向相连的狭窄谷地里,依然还有很多古老的冰川,它们虽然不舍昼夜地融化和流逝,但是还没有消失殆尽,仍然还残留在这一带中纬度的低海拔地区。
弗朗兹约瑟夫冰川和福克斯冰川是从西海岸行程上可以观看的两条著名冰川。这两条冰川的所处环境和长度、颜色等方面基本相仿,只是弗朗兹约瑟夫这一条冰川前面的石滩较宽,两侧山势也相对较缓;而福克斯冰川则山谷较窄,两边山崖峭石夹立,其一侧有石壁高耸,上有冰川划痕的遗迹。
踏着满地被辗磨搓洗过的冰川碎石,走完了去往弗朗兹约瑟夫冰川前沿的步道,无论是远景还是近景,巨大的冰体都给了我初次见到它时的感官上的震撼。
在随后去往福克斯冰川的路途上,我压抑着震惊和兴奋,比较仔细地进行了观察。
汽车拐下公路,向冰川停车场行进时,陆续见到两个标志牌,第一个是"1750年冰川在这里",这时我们还看不到冰川;再走一段,第二个牌子上写着"1935年冰川在这里",仍然看不到冰川,两旁还长满着植物。当我们继续前行转过一个小弯道时,远方的冰川出现了,在我们开到停车场时,感觉从1935年到现在70多年的时间里,冰川的退缩大大超过了1750年到1935年180多年间的退缩距离。气候在变暖,冰川在急剧地融化和退缩,它本身所营造的低温环境也越来越微弱,这一切都使这种变化显示出一种加速度的状态,这里的冰川还会存留多久呢?
我们向冰川前沿步行,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径。在刚刚出发后的一个小高坡上,可以纵览全景,对山谷和冰川全貌有了总体的瞭望。
这时正好是晴天,一条雪白的冰川从山谷前端的低平地带向后面高远的纵深延续,可一直看到它指向蓝天处而改变了角度。这条冰川现在还有十四、五公里的长度,我们在冰川前徒步行走和展望,在没有云雾的时候,最多也只能看到它前面的四、五公里左右。
冰川的上端反射出更加洁白的光泽,应该是不断补充在表面的新雪。右侧一堵高山,壁立千仞,这个乌黑直立的整体山石上,有一些曾经是冰川冲破拥堵时挤过此地所留下的划痕,痕迹不难辨认,从下到上,每个高度都有那些横向的凹痕,可以想象,巨大的冰川曾经所达到过的高度和坚硬程度;回顾一下冰川于1750年所在的位置,也可以想见,当时冰川所具有的长与高的规模,如果再上推几百年,冰川是否延至大海呢?几百年时间对于自然历史仅仅是不远的一瞬间,曾几何时,庞大的冰川已经蜷缩在了我们举目追望的坡谷之地。
望着冰川的前沿,见到一些人影,在宏大的自然景物之间,这些纤小的人们亦步亦趋地蚁行在这条时有山石滑坡和溪水横流的艰难路段上。随后,我们也进入了这个路段。
小路的许多地点看起来是临时性的,左边山下有很多较新的堆积物,这些土石的变动常常改变脚下的步道,一些涉水的地方有间距地排列着石块。一地的冰川碎石,它们被压挤和搓洗得基本上都是扁平形状,而且没有尖锐的棱角,无论大小,都裸露着灰白夹杂的层层纹理。冰川融化的水流始终在右侧向背后的大海方向奔腾。
离冰川越来越近,最后有警示牌和拦挡的绳索,我们不能再走了。冰川的终端面就在眼前,从下视到上看,截面高大、光滑,它的下部有坍塌后的冰洞,大量的冰水从终端面下方快速流出,形成河流,水中散落着一些大大小小的冰块。
这时我们看到,有一队身着登山装的人随着一位手持冰镐的专业向导,他们越过围栏,从山与冰相结合的侧方,逐步登上了冰川。向导凿冰开路,大家紧紧跟随其后,时间不长,小小的队伍就几乎消失在巨大的冰面上,只能看到衣服颜色的点点斑块。
这里已经不能看到冰川的上方,前沿的高大挡住了我们的视角。冰面上有条条化裂的冰谷,里面的钢蓝色显示出它坚硬的质地。
冰川的氛围给我们带来了阵阵寒意,想到这竟是几万年前就存在的冰川,开始融化也已有14000年,就连眼前终端面里蓝冰的形成,距今也有千年左右,与我们的历史相比,它是长久的,但我们如今也只能看到它生命全程的闪亮尾声了,不由地发出"逝者如斯夫"的感叹。
塔斯曼冰川(TASMAN GLACIER)是新西兰现存最大的冰川,目前还有29公里长,而探寻它则要从库克山东侧的库克山村附近一条岔路进入。我们在何密泰治酒店参加了冰川体验(GLACIER EXPLORERS)的活动,首先乘车来到冰川附近,然后走到塔斯曼冰川湖前,这个湖是随着冰川的融化、退缩以及崩塌,在最近几十年里形成的。我们被安排在十几个人一条的小艇上进入水中,原本满目漂亮的雪山已经失色,巨大的冰川比以往所看到过的更加震慑,湖水中有像小山一样大小的、从冰川主体上分离出的冰体,有大的和更大的,它们有非人力而能造成的特体和形状,自然难拿但却优美。冰川的终端面更是高大,看起来就是一座壁立的冰山,截面中有它形成时进入的土石杂物,上方有纵向融解的沟壑,而横截面的不同高度也有一些被融水舔食的凹槽;蓝冰森森,百丈冰崖,但它更大的部分却隐身于水下。一种气势与力量的威严尽展眼前。
有山川就有湖河,有青山就有秀水,它们是相伴而生的。
南阿尔卑斯山的高峰大多在山脉的中部和南部,所以那些大湖大河们也都位于南岛中分线以南的群山和原野之中,又由于山脉在陆地的偏西,那么大湖大河基本上都在山脉分水岭以东的开阔地带,西部的狭窄地域里则是一些置身于茂密森林中的小湖、以及无数条在山间汇聚一起而急切地奔流入海的短促河流。
在库克山以东的麦坎其(MCKENZIE)高原盆地上,分布着几个蓝色的以冰川融水为主要水源的湖泊。梯卡波湖、普卡基湖、澳豪湖(LAKE OHAU),它们大约间隔30公里左右一个,南北相距,平行排开,背后都有冰川水源,由于离冰川远近的不同和全部水源成分的不同,显现出不同的蓝色。
梯卡波湖碧蓝,普卡基湖蓝中泛着乳白,澳豪湖取两湖之间、是淡蓝淡白的浓聚之色。三个湖都有独立水源,同时三个湖又有人工运河相连,梯卡波湖有水注入普卡基湖之中,普卡基湖水又经运河流近澳豪湖,然后与澳豪湖水汇同流入特维泽(TWIZEL)南边不大的卢阿塔尼瓦湖(LAKE RUATANIWHA)。湖水从高海拔位置向低海拔处流动,在各个湖的出入口处会有水力发电站,水电是南岛的主要电力来源。
上述的湖水流向东南方,共同汇入宾茂湖(LAKE BENMORE)。在宾茂湖下端有南岛河流上最大的水坝,之后还有阿维茂湖(LAKE AVIEMORE)、怀塔基湖(LAKE WAITAKI),最终这一水系的水经怀塔基河继续流向东南,由奥玛儒(OAMARU)以北注入南太平洋。
从宾茂湖开始,就已经离高山渐远,之后山势逐步低缓,岸上的土地也由高原的荒野向绿色的草原过度,此时湖河之水仍然轻兰,水边绿柳成行。
梯卡波湖畔有一个小镇,就叫梯卡波镇,人口三、四百左右,镇上有酒店、旅馆和餐厅。普卡基湖和澳豪湖边没有人居住,而在它们两湖之间则有重镇特维泽,这是方圆几百公里中最大的镇子,有3000多人口;去往宾茂湖和它以下的湖河则要由交通要道奥玛拉玛的岔路口转折向东。
这一系列的冰水蓝湖聚集在南岛中部,水色异诸水,它们以独特的颜色,振心醒目,展现着与众不同的风采。由梯卡坡湖开始,以普卡基湖为最大,到宾茂湖下的大坝后逐级收缩,最终经怀塔基河入海,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
南岛的土地是从东北向西南延伸,纵贯全境的南阿尔卑斯山也是同样的走向,那么天然大湖的分布基本上也是从东北向西南排列。
离开了冰川水系的湖群,向西南方向两个小时的车程就有哈维湖(LAKE HAWEA)和瓦纳卡湖。比较顺路的来向是从西海岸的哈斯特向东折,过哈斯特山口,继续在这唯一的公路上行驶,从森林到草原,然后在右侧,于我们所走的公路与雪山之间,就看到了长长的瓦纳卡湖。公路在山腰盘转,湖水在右下方向远处延伸,湖的右岸仍然是山,前方看不到尽头。
当我们左侧所依的山体突然消失,随即又靠上了右侧的山体时,我们看到这是一个明显的山口,视线从右窗转到了左窗,就在这一变化完成的刹那间,我们发现左边又是一个大湖,这就是哈维湖。停车居高纵览,大部分水域收入眼底,对面是山石峭壁。
一道山梁隔开了两个大湖,瓦那卡湖是210平方公里,哈维湖190平方公里。在我们沿哈维湖行驶的几十分钟里,岸边不仅有峭立的山崖,还时常有缓坡的草原牧场,有不多的牛羊在水边草地上生息,真是好地方和好风光。
看着路牌来到了瓦那卡小镇的湖前,这个已经有了生气和风情的湖畔,是瓦那卡湖的最南端,我们从最北见到它,绕过山梁,饱览了哈维湖宁静的空山平湖,停歇于这似乎久违了的瓦那卡湖的另一端。
再向南不足百公里就是皇后镇的瓦卡提波湖,那里已在我们的初次行程中留有深刻的印象。
这一带又是一个湖区,3个大湖,平均在200平方公里以上,雪山溶水为主要水源,水质清澈。在皇后镇码头边的栈桥上俯看湖水,可直穿10米之下,更深处便仅见清水混合之绿,这是一种厚重透明、悬于湖中的深沉叠色。
在高点俯瞰三湖,无论是在山腰行走的途中,还是皇后镇乘缆车上山后的鲍勃斯峰,均可见水阔与长天相随,水色也与兰天相映,浓厚的绿水积聚成海一样的蔚蓝,随风波涌。
瓦那卡湖和哈维湖的出水口都在东南端,因两湖相近,水流很快汇聚,在河水继续向东南奔赴克伦威尔的途中,有一地段水面宽阔,在区域地图上被标作当斯坦湖(LAKE DUNSTAN),此湖上游主水道边缘水流缓慢,水藻滋生,招来很多大雁和野鸭在这里栖息。该湖的面貌以由东向西观看为佳,背景是当斯坦山。当斯坦湖的清流通过克伦威尔大桥之后,与西来的皇后镇瓦卡提波湖水相汇。
瓦卡提波湖的形状像一位端坐的毛利淑女,她的头部在西北,枕着重重雪山,脚在东南,抵着草原小镇金斯顿,皇后镇在她的膝上,湖水的出口处就在这膝部的前端。水流出湖后叫做卡瓦诺河,它一路向东,50公里后在克伦威尔与瓦那卡湖和哈维湖之水汇合,此后为卡卢萨河(CLUTHA RIVER)。
从皇后镇沿公路向南再转西,就进入了南岛的西南地区。这一地区有较丰沛的降水,山上逐渐有茂密的森林,海岸边有若干条峡湾,陆地的山间和林中有许多湖泊,其中典型的大湖是梯阿瑙湖和蒙娜漂瑞湖(LAKE MANAPOURI)。
梯阿瑙湖有340多平方公里,是南岛的第一大湖。它的主流水域呈南北走向,湖的东边是草原,气候凉爽,降水适度;西边是森林,地势起伏加剧,湿度增大;梯阿瑙湖正好是这些变化的分界。
蒙娜漂瑞湖在梯阿瑙镇以南15分钟车程的地方,湖的面积是梯阿瑙湖的二分之一,水源也大部分来自梯阿瑙湖。蒙娜漂瑞湖是去往道普特福峡湾(DOUBTFUL SOUND)的必经之路,其湖中岛屿众多,少有人迹。湖的尽头有一座置于地下的、新西兰最大的水电站。
梯阿瑙湖和蒙娜漂瑞湖处在凉爽和潮湿的地区,它们位置的纬度超过了南纬45度,虽然还在南阿尔卑斯山主体以东,但在这接近南端的地方,山势已逐渐下落,西来的水气可以较多较远地深入陆地。梯阿瑙湖的西岸和蒙娜漂瑞湖是一带青山绿水,望梯阿瑙湖的对岸,密林浓绿,不见寸土,那边冬日寒山积雪,夏日翠微苍苍;蒙娜漂瑞湖则总是秋水潺湲,树影叠叠。两湖水深均超过400米,湖水色重幽清,向南汇入怀奥河(WAIAU RIVE),于南岛南端入海。
西岸的湖泊,由于地势狭窄,已没有大湖。南阿尔卑斯山西侧的大量降雨和山上的融雪溶水,当它们从高处流下,穿过这不宽的、大多是冷温带雨林的地段时,于一些地质历史上留下的低洼之地,涵养蓄水,在冲入大海之前,留下了一连串绿玉般的湖泊。
布鲁娜湖(LAKE BRUNNER)是西海岸上下四、五百公里狭长地带中最大的湖,湖边有小镇蒙娜(MANOA)。在从克赖斯特彻奇穿越亚瑟山口翻过南阿尔卑斯山之后,沿铁路奔向格雷茅斯(GREYMOUTH)的途中,在一路缓缓向下的雨林深处,我们路过了蒙娜小镇,她的南侧就隐藏着布鲁娜湖。这是西海岸唯一一个有湖又有人口的、以水上活动为主的旅游小镇。
从格雷茅斯往南,沿西海岸公路,过豪克梯卡(HOKITKA)之后,直至哈斯特之间大约三百公里的路段上,依次有麦海娜珀湖(LAKE MAHINAPUA)、蓝泽湖(LAKE LANTHE)、麦波瑞卡湖(LAKE MAPOURIKA)、麦瑟森湖、帕润阿湖(LAKE PARINGA)、茂瑞基湖(LAKE MOERAKI)等,它们基本上处于公路两旁,只有麦瑟森湖要由福克斯冰川小镇向西行约几公里。
这些湖的水面都在几平方公里大小,景色相似而又有差别。它们都处于冷温带雨林的包围之中,湖的周边也都地势起伏、丛林茂盛,湖水均显浓绿、深暗。午前由于大山的遮挡,阳光照射较晚,湖上常是雾气濛濛,下午光线由西北而来,公路以东的湖顺光而亮丽,公里西侧的湖则因逆光而显得明暗迷离。
一些湖上有乔木立于水中,树冠枯小而形体修长,有死而不到之态,因颗颗直立,也有成林之状,颇感一片哀荣。麦瑟森湖地处得天独厚,在湖的西侧可展望南阿尔卑斯山的几个著名高峰,包括库克山和塔斯曼山等雪峰,而雪峰的倒影就在湖水之中,以湖岸为界限,上下正反,景观相同,形成完美的合璧,这里是最美丽的镜湖。
南岛有丰富的水源,有无数条河流,这些河流从南阿尔卑斯山的各个段落和侧面向周围的大海奔流。它们起源于雪山或冰川,又汇聚了山上时常的降水,有的经历了大湖,它们向西、向北注入塔斯曼海,向南和向东均汇入南太平洋。
由于土地狭长,山行南北,大部分河水向东西分流,且流域不长。西岸的河流和东侧中南部经大湖而出的河流水量充足,另外有一部分河流则水量按季节有丰盈和枯竭的变化,总体来看,河流水质清澈,水温较凉。
南岛最大的河是卡卢萨河,它汇集了瓦那卡湖、哈维湖和瓦卡提波湖三个大湖之水,从克伦威尔一路向东南而下,它有330多公里长,水流量超过海秒600立方米,途中有克莱德(CLYDE)和若克斯波夫(ROXBURGH)两个大坝。河水上游绕荒山而行,在褐色的山间拉出一条绿色的玉带,河水下游进入草原绿野,在丰美的牧草和水柳间缓缓而流。卡卢萨河经克伦威尔、克莱德、亚历山德拉(ALEXANDRA)、若克斯波夫和白卡卢萨(BALCLUTHA)等城镇,流域人口过万,最终于丹尼丁(DUNEDIN)以南几十公里处入南太平洋。
怀塔基河、瑞凯阿河(RAKAIA RIVER)和怀玛克河(WAIMAKARIRI RIVER)也是向东流入南太平洋的无数河流中具有代表性的三条。怀塔基河在奥玛儒(OAMARU)以北入海,瑞凯阿河于克赖斯特彻奇以南50多公里处入海,怀马克河则紧贴克赖斯特彻奇北侧入海。它们都有宽阔的河床,河床中有卵石和沙洲,水流通常不足河床的一半,想必历史上曾经有过大水量的时期。眺望它们的水源来处,都能看到南阿尔卑斯山,而另一边不远就是南太平洋,三条河都是水清见底,深处则水厚呈蓝。怀塔基河的大量水源来自于冰川湖水,它有天然河流中最蓝的水色。它们的下游每年春季都有三文鱼回游,在瑞凯阿河畔的小镇上矗立着一个很大的三文鱼雕塑。怀玛克河一路从亚瑟山口一带的高山奔来,在山口以东的公路和观光火车上时常能看到它在重山深谷中川流不息,入海前它流经克赖斯特彻奇这个南岛最大城市之侧,吸引着城市中无数的水上运动爱好者。
梯卡波运河连接了梯卡波湖、普卡基湖、澳豪胡、卢阿塔尼瓦湖和宾茂湖等,这条人工河流在中部雪山以东的荒芜旷野上,以蓝色的水流穿起了一串冰川湖泊,它在广褒的黄草黄土和白色雪山之间像一条飘逸的蓝带,清纯而又色美。
在梯卡波运河接近普卡基湖的段落和卢阿塔尼瓦湖路东的水域有两个三文鱼养殖场,分别叫做库克山和特维泽三文鱼农场。这两处都是既有水清鱼肥、并伴着冷艳风光的优美之地。
豪克梯卡河是西岸的大河之一,于豪克梯卡城边流入塔斯曼海,全长60多公里;它汇聚于南岛中间南阿尔卑斯山的西坡,经过狭窄的西岸土地,便迅速地溶入大海。豪克梯卡河在城市的一角入海,河水来自山林,冲刷林木后的褐色使原本蓝绿的水质变为冲入浓茶的混色,深暗厚重,在入海口形成一大团暗绿,它渐远渐淡,慢慢被大海的蔚蓝所包溶。
西岸的河中,常有树木被水流冲下,下游的河床和河口可见到很多被浸泡和风化的树根及枝杈。同时,这里的河中盛产银鱼(WHITEBAIT),常常可以看到下网捕捞银鱼的人们。
哈斯特河是西岸中我们能够看到大部分流域的唯一大河,它位于西岸南部,起源于哈斯特山口一带,一路向西,过哈斯特小镇后,注入塔斯曼海。
我们从哈斯特大桥这个西岸最长的桥上,可以看到开阔的河口,左边河水来自高山峻岭,右边可见它汇入滔滔大海。在公路上拐入向东的方向之后,沿着这条河上行有一小时以上的路程,河水在窗外逆行,水流曲折,河床宽阔,而且汀上白沙,水碧沙明。河对岸是青山绿树,上坡的行驶中,仰视可看到高山白雪,雪外蓝天;回眸再下看流水,真是江天一色无纤尘。
高山流水,湖河遍布,而在无数的断崖绝壁前则挂着无数的瀑布。天阴雨湿时,倾天之水浇灌山峰,自上而下喧泄倾注,数不清的瀑布和山溪漫山飞落;天高晴朗之时,则山明水净,永久性瀑布依然碧水长流,远望时可见它们无声地下泻,接近时感到它们气势如虹。
在米尔福德路上,镜湖和猴子小溪之间,有一处只有一个车身长度的单行窄桥,车行于桥上时,左侧涧水飞流,水势凶猛,下有深潭,潭水外溢时从下面穿过小桥,汇入右边的小河;而这小河迎面而来,上游有高大雪山,周边布满密林,水中见累累卵石,此处是山空碧流水,清泉石上流。
米尔福德峡湾内部有两条永久性的瀑布,一条是160米高的鲍文瀑布(BOWEN FALLS),另一条是155米的斯特灵瀑布(STIRLING FALLS)。两条瀑布均在峡湾的北侧,鲍文瀑布在码头进出口的不远处,斯特灵瀑布在峡湾的中部。水流从千米以上而来,山高路陡,几乎没有停歇,在一百五、六十米的高度,稍作转折便喷涌而下。鲍文瀑布上窄下宽,充足的水流下落时被略微突出的岩壁承接,撞击出宽散的珠帘瀑布,落在浅滩上流入峡湾。斯特灵瀑布是一条飞流的河,它在悬崖前已无法止步,纵身从岩顶坠下,直接投入峡湾的水中。临近瀑布时,仰望其水,源流高远且流势强劲;而远离瀑布时,只见高山压顶,瀑布全程只在底部,是一条悬挂着的无声的溪流。
米尔福德峡湾中还有两处临时性瀑布颇为值得观赏,它们在晴空朗日之下就隐身消失,在浓云密雨中便得以出现。一处被称为四姐妹瀑布,在游船出发不久的左侧,一面宽阔的山岩,四条几乎是等高的瀑布,间隔相似,水量相仿,它们整齐地排列和流淌着。另一处就是大约在此地回头仰望金伯利山(MT KIMBERLEY),海拔1300米的山峰,云雨天气时已看不到山顶,只见一条水流从云雾中沿山涧下泄,途中遇两道阶梯,但流速不减,一脉而下,我们能看到它全程3段,千米一线,真是莽莽万重山,万丈红泉落。
另外,从哈斯特向瓦那卡行进时,驶过普利森特福莱特不久,右边山间的哈斯特河中游,有一个瀑布景观,叫做雷霆瀑布(THUNDER FALLS) 。车停路边,穿过不长的林荫小道,当还没有看到下面的河水时,迎面就是瀑布。山上是一条断河,至此飞泉垂落,坠入哈斯特河。这里是步行景点,比行车行船的运动中观看得更加充分和真切。瀑布水流清透,直泻而下,岩壁上布满青苔,仰视上方,水源边侧杂叶丛生,蓝天白云为其上方背景。哈斯特河流至此地已是水量丰盈,清澈无比,它从上游的深谷巨石中一路荡涤而来,在此已略收脚步,停止了与山石撞击的轰响,波澜不惊地向下快速运行。河水不宽,水中和水边有大小不一的卵石,岸边长青的雨林浓密而茂盛,有些树的枝条伸展至接近河水。这里谷幽境绝,在湿润的气息中,满眼皆是山林和流水,清溪清我心,耳闻的只是瀑布的水声和林中偶尔的鸟鸣之声。

返回

 

返回顶部 Back to top

 

 

关于我们/About 隐私/Privacy Policy 广告/Advertise 联系/Contact
© Copyright Cuiwei New Zealand 2009-2015
浏览本网站,建议IE7.0以上版本 显示分辨率1024*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