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岛的大海与峡湾

Posted by Jun on 02-04-2017

新西兰是一个岛屿国家,国土周围都是大海,海岸线长达15000多公里。她的每一个方向都面向大海而敞开,所有的地方离海都不遥远,其中最远的地点是南岛奥塔哥地区(OTAGO)中心部位的一个小镇,到海的距离是120多公里。
南岛的城镇,绝大多数都是在海边,并且有基本上环岛的沿海公路,所以在海岸的任何方向和地点都能观望大海。
新西兰全部岛屿都升起于茫茫的海洋之中,东边隔南太平洋于万里之遥是南美洲的智利,西侧1600公里以外是澳大利亚,向南2300多公里左右是南极大陆。距离其它大陆之远,使她孤悬于大洋的巨大水域之中,四外海水滔滔,不见边际。
东岸地区比较开阔,海岸也相对平缓,多有沙滩;西岸狭窄,海岸多礁石而且峭立。北部朝阳,有温暖的日照和细腻的沙滩;南部阴寒,水温较低,人口稀少。
从最南的小镇布拉夫(BLUFF)一直到东北角库克海峡渡口的皮克顿(PICTON),全线900公里,面向南太平洋。这里的大海深广无涯,波涛汹涌,排浪涟涟。其中丹尼丁的奥塔哥港湾(OTAGO HARBOUR)和克赖斯特彻奇的雷托顿港湾(LYTTELTON HARBOUR)是天然的大型优良港湾,并建有港口码头,湾内海水平静,景色优美。
沿公路全线,时常伴大海而行,很多地段有宽厚的海带和繁多的海洋生物。走过城镇和牧场,在向北接近奥玛儒的地方,有个小小的去处叫做摩拉基(MOERAKI),在这里观海的时候,可步入沙滩看到一些奇怪的、直径一米上下的、散落在沙地和海水中的圆石,这些石头不知从何而来,但看起来似有些年代,它们静静地沉卧在那里,有的已经龟裂,略有神秘之感,这些圆形石头叫做摩拉基圆石。
每一个小镇都有与它相配的港口和码头。一路向北来到凯库拉,不难发现,这里是一个海上活动和运动的集大成之地。
东边的海岸是迎着朝阳的,在不同的地点看过无数次的朝霞和日出,大海扬波,日出海上,在大海灿烂斑驳的时刻,在涛声中,我们迎来过一个又一个新的一天。在2000年到来的时候,在那个千年一遇的新纪元来临之际,我们是第一个进入这划时代日子的地方,我们曾经在这里的海边企望日出,等待那第一缕阳光。
南岛的北端与北岛向下的陆地相错,指向塔斯曼海。这里有两个海湾,塔斯曼海湾(TASMAN BAY)和金色海湾(GOLDEN BAY),海湾以外连接塔斯曼海。由于湾流已不像大海那样涌高浪急,相对平静的水面有一种平和的蔚蓝,是一片象蓝宝石一样的海面。这里朝向北方温暖的阳光,有优质的金色沙滩,是人们享受阳光、沙滩和海水的最佳地段。这两个海湾边分别有纳尔逊(NELSON)、毛秋埃卡(MOTUEKA)和塔卡卡(TAKAKA)等城镇。
西海岸的公路,从卡罗米(KARAMEA)到哈斯特,全长500多公里,从远山到近崖,从海滩到峭壁,左边山右边海,一路相随。这里的海就是塔斯曼海,虽然知道距此最近的澳洲大陆就在海的西边,但望尽天涯,仍然是遥遥不可企及。
路过西港(WESTPORT),这一带有煤矿,这是我们在所有行程中发现的唯一矿区。
在去往格雷茅斯的路途中,有一个地方叫漂奈凯基(PUNAKAIKI),是一个景点小镇,这景观在靠海的一侧,走过密林夹道,才发现这里就是有名的千层岩。巨大的海岸石群,在长久的雨水冲刷和海水撞击下,造成了石孔、石洞和石壁四围的天井,以及在这种岩石上侵蚀出来的层层纹理,似无数岩片层层相叠而成,范围不小,颇显特别。海浪随西风涌来,一波波白色的浪头击打在岩石上发出震耳的惊涛拍岸之声;一个洞穿的石孔,在大浪来临时,海水撞击石洞,部分水流在凶猛的撞击下沿石洞中的石孔上升,喷出一束水雾,间或伴有虹光;巨大的天井中石壁森森,海水随波而入,有节奏地上涨和跌落,在合围的空间中发出隆隆的共鸣。
驶过福克斯冰川小镇一段路程,有一个叫做布鲁斯海湾(BRUCE BAY)的地方,较长的沙滩,向右平视中的层层白浪和随风而起的濛濛水气,引得我们在这里做了逗留。公路边有一些护岸的石头,紧连着就是沙滩,沙滩上有贝壳和漂亮的石子,但更多的是被浸泡并暴晒过的枯老的树桩和各种形状的树木残枝,有些刚刚被海浪推上沙岸,堆积在海水所能达到的一线。左右而望,南边海岸逐渐高启,岸上杂木丛生;北面海滩平缓,视野长远,但见密密的森林紧连沙滩。
大海、沙滩、森林,紧密相连,海水浸润沙滩,海浪的水气直扑林木,这是离海水最近的森林,树种是山毛榉(BEECH)。在公路直插海湾之侧的地方,森林也噶然而止,而在这休止的地方切出了一个明晰的断面。榉木林密集向上,有较长的树干和不大的间距,树冠全部相连,在西风的劲吹下,姿态微倾但严整而立。有些森林的根部已不坚实,被海水和沙滩侵蚀已久,在它们还没有被大海吞噬并化作枯木之前,这是其最优美的时刻。
在到达哈斯特之前,有一个观景点叫做奈斯点(KNIGHTS POINT),这里地势高出海面,看到的海岸地段全是危崖,植物遮满沿岸,只有水中的礁石透着硬朗的骨质,任凭海浪的拍打。居高远望,以观沧海,烟波浩渺,无边无际。这里能看到海上的日落,当太阳沉到西天,在即将隐去的时刻,已经不那么刺眼。海水被斜阳映照,蓝色的海面上泛起点点金波,在我们与落日之间,只有这片望不尽的大海。
西海岸的公路到哈斯特为止,随后便转折向东,准备穿越山脉。哈斯特和米尔福德峡湾同在西海岸,且均处西岸南部,从地图上测量,它们之间的直线距离大约为120公里,但是由于重山阻挡,没有公路可直达峡湾,因此所有的人们必须向东穿过南阿尔卑斯山,过瓦那卡、皇后镇,经过大约400公里的行程到达梯阿瑙,这里才是陆上进入峡湾的门户,而梯阿瑙到米尔福德峡湾也还有120公里。
新西兰南岛在地球上属于靠近南极的、比较边缘的陆地,在漫长的冰川年代,南岛长时期被冰雪覆盖,西南侧更是高纬度地区和接受阳光较弱的地区,当年冰雪厚度极高,大大超过了山脉,巨大的坚冰曾包裹着山体,在原有的形态间刻蚀和切割,在冰川自然力的长久作用下,这里的山脉被雕琢出了条条深谷,后来随着冰川的融化,海面上升,海水倒灌,形成了现在的峡湾。
从地图上看,南岛西南部重重的绿色山岭和塔斯曼海之间,有14条深深的缺口,水道不宽,从大海伸向陆地,这就是14条峡湾。一个不大的范围有如此密集的峡湾集群,这在世界上是极其罕见的。
开放旅游并建立旅游设施的峡湾是两条,即米尔福德峡湾和道普特福峡湾。
米尔福德峡湾长14公里,平均水深200米左右,最深处超过300米,它的平均宽度约1000米,最窄处500米左右。峡湾两侧一路高山直立,平均高度超过1200米。在峡湾起点的码头上,迎面而见的是麦特峰,海拔1680米,它出于海面,突兀高耸,毛利人称它为雄性的象征;在右边与它相对的是金伯利山,也称狮子山,两山雄视夹立,中间便是峡湾的水道。
米尔福德峡湾沿途,除了深不可测的湾流和飞泉瀑布以及一些野生动物之外,两侧都是奇山峭崖,在每一个狭窄的地点,两边山体上都可见冰川的划痕,有的地方还可看出曾经被巨大坚冰切刻出的断面。时而仰视山顶,竟达公里之遥,有的山体上突下嵌,突显危崖千仞。
这里的山是青绿的石山,除了高山之顶、岩石与积雪导致的不毛之地外,绝壁上大多挂有青苔,意欲遮住黑色的岩石;凡缓坡之处,都有绿树顽强地生长,有土就有树,虽然很多地方土薄树小,但它们有些悬于崖隙,也有的倚在绝壁,显示出顽强的生命力量。
道普特福峡湾比米尔福德峡湾更大更长,它既有狭窄的水道,也有较开阔的水域,主流水道上有几条支流,开阔的水域中坐落着岛屿。
去往道普特福峡湾,必须经由蒙娜漂瑞湖,从这里的湖边码头珍珠港(PEARL HARBOR)乘船,穿过全湖,在湖的另一端再乘车,车沿山路起伏,在一个高点处可以纵览峡湾全景,居高俯瞰,宏大而美观。
在这个峡湾的船游中,两侧的山不像米尔福德峡湾那样高峻,但植物更加茂盛,湿气也更浓重,相比之下显得山缓水阔,两岸青青。途中有绿岛耸起,湾水里海豚常游,临近入海口的岛礁上有无数的海豹栖息。
到这里是跋山涉水而来,感觉更加偏远,在整个都不见有人居住的西南峡湾地带,它比米尔福德峡湾又少了大量的游客,到达这里,深感山水清幽,远离人界。在船上,船长曾为我们停在一个静谧之处,关掉了引擎,在万籁俱寂的山水之间,人们闭起双眼,感受大自然的纯粹声息。

返回

 

返回顶部 Back to top

 

 

关于我们/About 隐私/Privacy Policy 广告/Advertise 联系/Contact
© Copyright Cuiwei New Zealand 2009-2015
浏览本网站,建议IE7.0以上版本 显示分辨率1024*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