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岛的草原与森林

Posted by Jun on 02-04-2017

新西兰是绿色的国土,草原和森林占到全部土地的80%左右。在南岛,伴着山川湖河,宽阔的东岸地区多为草原,西岸多为森林;而无论是草原还是森林,均起于山麓,止于大海,覆盖了几乎所有的沃土。
这里原本有更广阔的森林,但在人类生存发展的历史中消失了许多,使之变为了草原。当今所有的原始森林和稀有树种一律被列为禁止砍伐之列,应用木材被人造林木所替代,树种主要是辐射松(PINUS RADIATA)。目前,木材的利用与产出已达到平衡,草原与森林有着自然协调的比例,生态环境得到了良好的保护。
新西兰的草原以大型牧场为主,由于地多人少,牧场主们都拥有较大的土地,他们种植牧草,放养牛羊,经过200多年的开拓和养育,使之成为了举世瞩目的草原畜牧业国家。
南岛的草原有平原,也有丘陵和高原,有的在雪山之下或森林之旁,也有的处在翠湖之畔或大海之滨;有温暖干燥的阳光之地,也有水丰草茂的湿润之地,还有高纬度高地势的霜雪之地。
草原是美丽的,美在它的色彩和空旷,一望无际的绿色原野,使人耳目清新,开阔而舒畅。
东海岸中部地区的坎特伯雷平原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平原,它西高东低,依山傍海,南北通达,方圆近20000平方公里,这里土地肥沃,草地平坦,牛羊成群。
麦坎其高原盆地,地处南阿尔卑斯山中部众高峰一侧,东部还有大山余脉围堵;这里地势较高,冬天气候寒冷,它的很多地方仍然是原生的黄草,在气候变化的影响下,有的草已经开始萎缩,在大风起时,偶然可见扬尘天气。从特维泽至奥玛拉玛地段,新兴的牧场已经陆续出现,绵长的喷水设备灌溉出清新的草原,在雪山与荒原之中形成片片绿洲,牛羊顶风冒雪,生息在这块新的家园。
南部地区是传统的优质牧场,有宽广而略带起伏的地势,凉爽而又降水适宜的气候,这里养育着大量具有优质羊毛的绵羊;同时,这一地区也是新西兰红鹿的家园,有一个小镇叫做摩斯本(MOSSBURN),被称为"鹿都"(CAPITAL OF DEER),在此地附近,总能看到围栏中活跃的鹿群,以及它们不同于牛羊的傲然姿态。
草原本身是美丽的,但它承载的牛、羊、鹿等有知的动物,又赋予了它多种生命的气息和活力。牛群悠然吃草,分散的绵羊象撒在绿毯上的珍珠,红鹿们昂首挺角、轻盈地奔跑。尤其在春天,各种弱小的新生生命相继出现在草原上,小牛犊、小羊羔、小鹿仔,它们欢快地跳跃和嬉戏,呈现出一派生生不息的生发景象。
西岸的草原并不宽阔,但它在多雨地带,居山林之侧,丰茂的水草中总有浓荫的老树,这里是最少开发的地区,保留了最多的原始生态,其风物和光景不禁能让人遥想到久远。
水边的草原是美丽的,其中海边的草原远离雪山,并有沙滩与水相隔;而湖畔的草原则伴有高山峻岭,上下层次分明,白云和雪峰、山石与枯草、碧水和长天,然后是绿草相接。绵羊散落于草地,有时群羊饮水,驻足水边,在萧萧的风声里,倍显苍寒。在亚瑟山口东边的皮尔森湖(LAKE PEARSON)一带,就颇有这样的感觉。
草原除了牧场之外,还有国家公园和保留地,这种草原里大多是原生态草。这些土地为国家所有,地上的一切都禁止开发,任其自生自灭、循环往复。原生草种是坚韧的,无论在高原或是山口,它们都是最适于生存的本土植物。
在本土植物中,形态更大和占地最广的是森林,南阿尔卑斯山的西侧和山脉两端较为低缓的地带,以及每一个山口沿线,还有一些有湿气流或水分所能到达的谷地,都布满了原始森林,树木主要为小叶或针叶乔木,是四季常青之林,树的主要种类有山毛榉、罗汉松(TOTARA)、瑞木(RIMU)和贝壳杉树(KAURI)等,其中以山毛榉居多。
由于是原始森林,所以它们依地理之势,自然生长,很多山林的树冠朵朵相连,密不透雪,林间枝杈繁生,不可进人。这里绝大多数森林是从未见过人迹的,只有个别地段开辟了徒步旅行者的线路和为打猎爱好者设置了指引标志,但是仍然需要向导。
当我们进入森林时,才体会到密林深处不见天日的感觉;不知方向地游走,整日步行最后却没有感觉地回到了起点。外看地域并不太大的林海,当它吞噬我们时,对人的个体生命来讲,它就是无边的林莽。
白天森林中的空气是最美妙的,那是人类聚居区以外的空气,含有大面积的、充足的新生氧气,是使人们能够明目睿智、增强活力的空气能源。有时我走在林间,伴着地上彩色的蘑菇,听着树上鸟儿的鸣叫,再闭上双眼,深深地享受这纯自然的空气,真是换了人间。
人造森林有更广泛的分布地区,它们是土地所有者根据社会和市场的需求而进行的一种生产和投资活动。树林被种植在有规则的地块里,整齐地排列,一起成长;处在不同成长期的林木,一致的高高矮矮,分布从北到南,各地均可得见。新西兰的应用木材和出口木材及其产品,主要就是这一树种----辐射松,它在这里的土地生长,大约20多年成才,得天独厚的水分和阳光,是最适合它们成长的环境条件。人造林区非常广大,有的在山地,也有的在平原。
森林给我们最为明显的地区印象是在高山和草原之间,它们占据着广阔的过度地段。
森林比草原更绿,它的浓重使之成为在兰天、白云、雪山、湖泊和草原之间,所有色彩中最深的一层。
草原和森林养育着一些动物,在没有猛兽和爬虫的原野中,除了森林里的鸟类和早年放生而散失的不多的野鹿、野猪和山羊等外,草原上也就是放养的牛、羊、鹿和羊驼等牲畜,动物种类不多,草原和森林中环境祥和。但是由于生物链条的单纯和缺失,也造成了个别小动物的泛滥,主要是草原上的野兔和森林里的负鼠(POSSUMS)。
这两种小动物都是在近200年内,由欧洲人从外大陆携带而来,因为新西兰没有能够消灭它们的上一级动物,而它们的繁殖能力又很强,所以导致大量过剩,引起生态失衡,沦为了害类。野兔生活在全国一半以上的土地上,它破坏草原和弱小的植物;负鼠则至少有3000万只,活跃在夜晚的森林中,每日消耗食物上万吨,对林木和其他植物都造成严重的破坏。我们在行车途中,常常看到公路上被撞死的小动物尸体,那多数就是负鼠,随后这些尸体便被飞鹰食掉。
新西兰政府和农牧场主,每年都会花费大量的精力和资源捕杀和消灭这些泛滥的有害动物,力求减少破坏,从而保护生态环境。

返回

 

返回顶部 Back to top

 

 

关于我们/About 隐私/Privacy Policy 广告/Advertise 联系/Contact
© Copyright Cuiwei New Zealand 2009-2015
浏览本网站,建议IE7.0以上版本 显示分辨率1024*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