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岛的四季和植物

Posted by Jun on 02-04-2017

年年都有四季,春夏秋冬,交替罔复。不同的季节赋予大地不同的气息,自然中的万物也表现出不同的风貌。
夏季有绵长的白日和明媚的阳光,杨柳叶茂,百花常在。白天热气温韫,暖而不燥;夜晚大气清新,环流通透;夏天温暖而无酷暑。
冬季夜晚较长,白日短暂,草木开始休眠,停止了成长。这时有丰沛的降雨和降雪,整个山脉一片银装,千里原野也显得沉寂;这里寒冷但并不严酷。
我喜欢夏日的黎明和傍晚,喜欢白天中晴朗的冬日,而这样的光景会有很多。夏天的早晨,空气中还带着湿润,明快的天色揭开每日的起始,傍晚则天地一起散发着同样的余温,消除着人们长日里带下的疲惫;冬季中晴朗的白天,雪山鲜明,湖水含波,空气中充盈着湿度,所有的景物都那么清新,远山和近景,一切都饱含着灵灵的水气。
春秋两季是精彩的转变,但这两个过渡季节并不短暂,优越的地理位置和气候,给了这里均分四季的机遇,更提供给春天和秋天两段时节丰富的、如诗如画的自然风情。
春天是万物复苏、百花开放的季节。每年九月,成片的水仙花在公园里和城市的街道间,从地下冒出,绽放出黄色的花朵,它们一莛一花,纤纤而立,预示着春天的到来。与此同时,无论是公园还是家家户户,樱花、桃花、杜鹃花、山茶花、玉兰花等竞相开放,百花争艳。随着春风所至,草木复苏,树上新叶吐翠,地下芳草凄凄,明花暗柳,其嫩叶新花,娇艳欲滴,整个城市犹如坠入花间,克赖斯特彻奇是所有像花园一样的城市的典型代表,这里是春城无处不飞花。
不同的花有不同的花季和花期,它们早晚有秩、参差相连,春天的一轮花从九月到十一月,在晚春初夏之际,当春花正渐渐退去之时,夏天的月季、蔷薇、绣球、马蹄莲、百子莲、郁金香等又蓬勃盛开,花的城市在一年中保持着大半的荣华。
克伦威尔地区是著名的水果产地,那里果园成片,而且片片相连,在一夜春风来临的时候,千树万树同时花开,春色满园,十里飘香。当落花纷纷的时候,春风花雨,轻柔的花瓣飘飘洒洒,漫天舞动,然后铺满果林之间。
当每年春夏相交的季节里,在旷野中,有两种野花最引人注目,一种叫做金雀花(BROOM),一种叫做鲁冰花(LUPIN)。它们都有极强的生命力,随遇而安,有燎原之势。
金雀花是单株一米多高的灌木,但株株相连,蔓延成片,有时侵占草原和林地。它有金黄色的小花,花朵繁多,生长在山坡上与河谷中,在整体的绿色里形成一道鲜黄的色彩。
鲁冰花主要生长在南岛中南部的南阿尔卑斯山以东地区,是草本植物,从每年的十一月上旬起,由麦坎其高原盆地开始,自北向南逐次开放,绵绵几百公里,一直延至到米尔福德路中段。它的花期有一个多月,但南北气温不同,每年观赏此花可达两个月之久。
鲁冰花的开放是伴随着雪山融化一起的,最美的时候就是花已盛开,而雪山上的雪还未融。鲁冰花属豆科植物,冬天枯萎,春季返青,它们一蓬一蓬伏在土地或石缝间,欲开花时每蓬抽发数枝,一串一串,开花时每串已长到五六十公分高,其花以紫色、粉色和兰色最多,兼有其它颜色。此花在年复一年的枯荣和传播中,有的地段分布在公路两侧,而更多的则是长满了湖畔与河滩。
梯卡波湖是一个最著名的鲁冰花盛开的地方,每年十一月到十二月,大致在相交的日子为最盛,向两边各延长两周,为花起花落的阶段。鲁冰花和牧羊人的教堂以及牧羊犬的雕塑一样,是梯卡波湖的标志性景物,提到此地,便想到它们。
每当花开的时节,大片的鲁冰花绽放在湖畔的石滩上,它们密集、繁多,虽然是美丽和美好的,而又毫不吝惜地大量出现,不禁令人感叹。花呈五彩,随风飘香,游人们漫步其中,如入花海。这花海边有湖水相接,碧水蓝天,水尽头还有雪山与白云环绕,美不胜收。
湖边小路的另侧,有几幢休闲的木屋,森林风格,而被花团簇拥,淳朴自然之美,飘出花木之香。站立于小教堂西侧,放眼湖口的对岸,那一方有杨柳树木,有细草微风,其间也闪烁着鲁冰花明艳的点点花枝。
在从北向南来梯卡波的路上,过了波克山口(BURKE PASS)附近的一段上坡,刹时间就出现了鲁冰花,从没有到有,从清寂不见踪影到猛然群花夹道,顿时出现了一个转变的界线。顺着花丛间的公路,还时时迎着雪山,从这里起我们就已和鲁冰花相伴而行。
去往皇后镇和米尔福德峡湾的路上,行车中就能看到无数的鲁冰花,而最成规模的要数奥玛拉玛河滩与梯阿瑙湖上游河流开阔处的两岸。满目芳草繁花,见花不见人,在长天内的山野之处,感觉是春日天涯。一湾河水无声地流淌,河中芳甸和水岸滩地上,是望不完的千春流水,感受不尽的是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
秋天是一个万物成熟、枯荣交替的季节。虽然森林和草原是长青常绿的,但是南阿尔卑斯山以东的繁多树种和乡间见到最多的白杨、河柳是随着季节的变化而变幻色彩的。三月初已有树叶开始变色,皇后镇的街道上,有几棵枫树,每年都最早变红,从上到下逐渐地染尽鲜红,预示着秋季的来临。在米尔福德路上,脱离了梯阿瑙湖不久,于一个将要左转的小坡上,几棵杨树也是早早地由绿转黄,而后是一片明亮的鲜黄。
箭镇是秋天里最美的小镇,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树种,镇子不大,但主街外树木高大错落,搭配有致。有的地方枫树枝叶招展,红黄闪烁;有的地方果木变色,红豆缀满枝头,桦树的高枝上黄绿相间;还有的地方白杨参天,从低矮处的分枝直至树梢,上下叶片浑然金黄,而且夹道而立,树树相连,是遮天的紧密;更有山坡上红叶如火,使青山披上彩色的盛装,红树醉秋色,漫山红遍中流溢着楚楚动人的温暖。
克赖斯特彻奇是花园城市,有春花就有秋叶,有一轮轮的春花绽放,也有一轮轮的秋叶飘零。从三月到五月,秋季悠长,各种树木接连地变色,由绿渐黄或者由绿变红,而且形状各异的叶子在不同高低的树上,既使具有相同的色调也还有不同的深浅。早荣早衰,春天最迟长出的叶子,这时将是最后的风景。
这是花谢时节,落花缤纷,岁华尽摇落。在五月的秋风中,常常是彩叶飘舞,惨绿愁红,它们摇摇洒洒,旋转而下,最终铺满一地。树上的萧索在一阵阵的风吹之后,显出越来越多的枝条。秋风、落叶、凋花、枯树和虽然明亮但已并不十分温暖的阳光,构成了一种晚秋的哀荣。
南岛的旷野和草原中,尤其还有我们已经熟悉的那些小镇和景点,皇后镇、卡瓦诺桥、琼斯果园、瓦纳卡、奥玛拉玛、梯卡坡湖等等,以及那处处我们所到过的地方,全是一派金秋天气,在四月中下旬的阶段里,这种秋色达到一种成熟的饱和,早衰的树叶已落,长久点的刚刚在变,而大部分树木正处在一种代谢的转变之中,这是一个轮回中最后的优美时刻。
白杨树无论成排并立,还是几棵独处,高大的树梢时时呈现出耀眼的金黄,这时人们常常提到沙漠胡杨。河柳是随着水流而生的,一条弯曲的水流就蔓生出一带随行的柳林,河溪遍地,柳林众多,秋天时节,这些沿水而生的柳树,变成条条婉转延伸的金色林带,当它们的叶子落尽的时候,树梢显出暗红的颜色,由于它们的密集而表现为整体的红色,又使我们想象到戈壁红柳。
路边有些果园中,虽然树叶已经落尽,而累累苹果仍悬挂枝头,从落地的果实来看,它们行将归根、化为泥土。
大地的秋天是金色的,有一种走出荣华的风情,是极尽之美。风物向秋潇洒,在这样的原野中,可看尽无边的风光。

返回

 

返回顶部 Back to top

 

 

关于我们/About 隐私/Privacy Policy 广告/Advertise 联系/Contact
© Copyright Cuiwei New Zealand 2009-2015
浏览本网站,建议IE7.0以上版本 显示分辨率1024*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