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岛的日月星辰

Posted by Jun on 14-04-2017

新西兰地处南半球,日月东升西落,但却是从北边绕行,星辰明亮,但也似乎转变了方位。
日出日落,每天迎来送往,从初升的红日,到艳阳高照,再到血色残阳,年年往复,它的起落也按季节而进退,改变着角度。
每当太阳升起,刚刚爬上杨柳的树梢,便露出温润的红颜,长夜过后,这是最初灿然的一笑;在白日的蓝天中,它光焰四射,照耀大地,给万物以温暖和生机;傍晚它遥遥西坠,远方地平线上的房屋和树木已被忽略,眼见巨大的一轮红日渐渐落下,在最后的时段留下姹紫嫣红的霞光。
一个美丽又精彩的弧线,在无数个日出日落的瞬间,我们认识它并熟悉了它,它给予了大地四个季节,但它的初升和隐没,其美好与灿烂,就像我们季节中明媚的早春和斑斓的晚秋。
虽然就只是一轮太阳,虽然也照射过重复的山水,但其光焰是不一样的。在一个辞旧迎新的年端,我们去往皇后镇,但在这夏天节日的旺季,已经无处可往了,晚餐后我们驶返奥玛拉玛。夏天的白日很长,在我们翻越林迪斯山口的前后,夕阳染红了群山,虽然山区中看不到落日,但是云霞满天,红光遍地,所有的山头和山谷都笼罩在浓重的红色氛围里,红的鲜明,红的令人惊叹。在红晕逐渐淡去时,有人唱起了"最美不过夕阳红",这是情不自禁的联想。我看过日落千百遍,但这样的红光仅此时此地一回。
这里夜晚的天空是清晰的,在每一个有月亮的日子里,它都是那么的皎洁,而星辰总是那么的繁多,大小远近,明暗相映。
人们喜欢满月时的月亮,而我对月亮的关注和瞭望,也每每都是在满月时被它提醒。月亮柔媚的光泽使我们能够长久地注视它,中天悬明月,皎皎孤月轮,它是离我们地球最近的天体,它的沉静之美几千年来引发了人类无尽的遐想。
月亮有明丽的面庞,也有神秘而不可及的表里,在愉快的神往中,总似能看到它的微笑,而与内心相印。
在满月的时候漫步,明月当头,月光如霜,所有的景物还依稀可见,在静寂无声和空渺疏旷中游走,如梦如幻,只有月香飘荡。
当我在水边时,水中望月,上下同辉。溪水湍流,冲碎了明月;而湖水的开阔与平静,造就了月光如水水如天的境界。
月有阴晴圆缺,它照遍了古人和今人,也照耀着我南半球的家园和北半球的故乡。在月圆的时候,我时常用相机拍下这里升起的满月,用网络传递给故乡的亲人,在他们还是白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遥相共赏;深夜他们也会给我传来故乡的明月,唤起我对小时候的回想。中秋节,我们一定会相约望月,千里共婵娟。
日月同时悬于空中是经常可见的,这时月亮基本上是弯月,强大的阳光淹没了月亮的光泽,使得它在蓝色的天空中只闪现出惨白的形影。
但是,在一个冬天月圆的早晨,我迎接日出,火红的太阳已经跃上东方的树梢,猛然回首,只见一轮满月低垂于西天,它这时与太阳同样的火红,同样的大小,霎时间,我头脑中出现了短暂的混淆。东方日出对应西天落月,它们天各一方,遥相辉映。我对它们不能同时并见,只得看看日出便回头望月,凝视月亮的西沉,再掉转头来伫望太阳的升起,这是一个壮丽的日月同辉,一个日出月落、美艳绝伦的交替。
夜晚的星空深邃辽远,洁净的空气使这些南半球的星辰更加璀璨和明亮,天文数字般多的星斗,在以若干光年丈量的距离上,布满整个宇宙空间。
这里的星空不同于北半球,一些熟悉的星座已经无处可寻,看不到北斗七星和北极星,取而代之的是南十字星。在无穷无尽的天体和星系中,银河仍然是一条醒目的星带,不同大小和亮度的星星在其中漂浮和闪烁,有的遥远而宛若烟云;宽阔的银河聚集着无数的星斗,它密集而闪亮地跨越夜空,恰似一条熠熠生辉的星光巨桥。
梯卡波镇被誉为具有世界上最清洁、最壮观的星空。这个三、四百人的小镇就在梯卡波湖畔,全镇有灯光规划,旁边的山头上建有天文台,并有观测游览项目。每当有天象出现,都可见到一些天文爱好者携带各种望远镜在此地集结和观赏,有的竟是从海外远道而来。
梯卡波小镇已经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提交了星空自然保护区的星空申遗项目,这在世界申报遗产的内容中当属首例。

返回

 

返回顶部 Back to top

 

 

关于我们/About 隐私/Privacy Policy 广告/Advertise 联系/Contact
© Copyright Cuiwei New Zealand 2009-2015
浏览本网站,建议IE7.0以上版本 显示分辨率1024*1024